20岁的当当 能走出李国庆、俞渝夫妻“风暴”的阴影吗?

国际新闻 浏览(829)

?

原标题:20岁的当当网,您能摆脱李国庆和于瑜夫妇的“风暴”的阴影吗?

“这家商店没有狗血,只有这本书很香,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购物开门红”促销活动。”

10月24日上午,当当网正式对单词进行了24次更改,并回应了李国庆和余瑜及其妻子之间的“眼泪之泪”,后者自23日下旬开始发酵,并试图将注意力转移到当当庆祝活动。

与外界相比,李,于非常关注“责任”。当当及其成立20周年庆典略有“失传”。自从海航“畅销”以来,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明显。

这一次,李和俞双双在深夜里砰地一声,互相指责。强度是前所未有的。当当在暴风雨中将遭受什么样的影响?风暴过后,这本长达20年的图书电子商务将走向何方?

暴风雨中的“夫妻店”

李国庆和于瑜的《眼泪》仍在继续。原因是23日晚,于浩的“咆哮”的李国庆的微信截图在多个社交平台上流传,引发了舆论热潮。

24日中午,当当网官方证实到《每日经济新闻》,已分发的Yu Yu的屏幕截图是“真实的”。

事实上,除了暴风雨之外,李玉瑜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

2019年初,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国庆日实际上已经淡出管理层三年多了,现在佩吉担任董事长。”

“这是两个人讨论和选择的结果,”陈立军说。 “当当网有一个核心,对当当网来说,一切都会更好。我们不在乎创始人。如果我们认为于浩更好地领导公司,它将选择她。夫妻在谈判中也高度一致。”/p>

李与于之间的“高度共识”似乎已经破裂。

在当时的采访中,对陈立军的同样强调是,当当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母婴店”,而“母婴店”是一种误解。

但是,《凯信宝》显示,于宇和李国庆的当前持股比例分别为64.20%和27.51%。他们是当当网的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他们仍然没有改变成为“夫妻商店”的客观现实。

从一开始,当当是李国庆和于瑜的共同结晶。 1999年,李国庆,于瑜和他的丈夫和妻子提起了当当网。一个是前北京大学的男人,一个是国务院的翰林,另一个是典型的华尔街富翁。两者的结合使当当充满了想像力。对于分工,前者负责当当网的内部运营,而后者则涉及资本运营。

经过十年的奋斗,当当网于2010年12月8日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在线业务并在美国上市的B2C电子商务公司。当天,当当网的股价一度从$ 13.91升至$ 29.91,翻了一番,市值达到23亿美元。自那时以来,它已超过26亿美元。

但是,在上市前夕,当当网遭遇了京东的“奇袭”。在本国的大本营,一次突击袭击,李国庆空中回应,将“采取报复性反击”。

随之而来的是价格战,广告战和扩张战。在告别“小而美”并奉行大而全面的战略后,当当网不仅毛利率下降,而且在上市两个季度后甚至陷入亏损。

当时,当当网的一位前任管理层告诉媒体,当当网的问题在于战略摇摆。当当在行业上战略保守,李国庆省钱。当京东以“亏损+融资”方式扩大其百货商店类别时。当销售时,万科以高广告费将年销售额提高了数倍,当当网也没有效仿。

2012年6月29日,厌倦了争斗的当当网落户腾讯QQ在线购物商城预订频道。 4个月后,他进入天猫商城,并正式退出一线平台。李国庆在微博上说:“来自。谁让人流?”

战后,当当受到重伤。但是,这并不影响其在2013年和2014年拒绝百度和腾讯的橄榄枝。最终,当当网于2016年9月退市,市值仅为5.6万美元,不到最高价的四分之一。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当当网从美国退市后就想重返A股,但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较高。当当网的发展潜力和盈利能力有限,此外,像京东和阿里这样的强大对手几乎不可能单独上市。

在海航风暴的“卖主”中,当当网的估值为90亿元人民币(据称为75亿美元)。与5.6亿美元的退市相比,当当的市值并没有提高,但与过去相比,当当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

这家拥有20年历史的商店的方向

李,于凤波,当当,这家已有20年历史的商店显示出“迷路”。双方之间矛盾的升级也掩盖了原始庆典的节日气氛。

事实上,当当网私有化后,当当的财务状况良好。

当当网提供给记者的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当当网实现销售额95.5亿元,营业利润1.3亿元; 2017年实现销售额104亿元,营业利润2.8亿元; 2018年,当当网销售额达116亿元,营业利润达4.7亿元。

根据当当网的预测,由于资金状况,2019年营业利润将达到6.1亿元,财务收入将再贡献1亿元。同时,在当当网的强调下,这是“没有债务”。

今年2月,于瑜还以“谈话者”的身份对彩信说。未来可能有三个方向:首先,香港已上市,但没有时间表。二,学习华为未上市,成为一家小而强大的民营企业;第三,结识合适的买家,考虑再次出售或接受投资。

无论发展方向如何,2019年都被称为“关键年”。

10月24日,当当网正式给记者显示了333,542,019的文件,“当当网决定成立自主创新,学习平台并进行自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改革,打破了传统的销售和营销体系”。由此,从“盯着货”到“为一群人”,研究人们的阅读情况并寻找阅读需求。

同时,于瑜和陈立军同时提到的是当当的端庄风范。于瑜曾经说过“优秀的企业家是长跑运动员”。陈立军对记者说,他赞赏德国公司的“丰富,克制和良好的销售”。

但是,在这场风暴中,当当能否继续保持稳定和影响深远?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实告诉《每日经济新闻》,事件发生后,整个资本市场对党的信心将降低。在这种情况下,合作伙伴,供应商和消费者有望对当当的期望产生一些影响。同时,如果双方继续释放“黑色材料”,则可能增加当当网未来生存的不确定性。

他补充说:“如果(当当网)以后想复兴,就应该将两者完全分开,新董事要重组公司结构,但是现在,这很困难。”

但是,独立分析师唐欣对记者说:“事实上,我认为这并没有太大影响,即使让当当回到了公众舆论和公众视野。”他进一步指出,它的负面影响也仅限于各方的个人评价,与公司的声望无关,并相信这场风暴将很快平息。此外,他还说,李国庆已离开当当网,他对当当网的影响将越来越小。


上海闵昭飞(化名)还告诉记者,“这有影响”,此事不会影响其继续在当当网购买书籍。

另一方面,李国庆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在之前的《腾讯新闻》 《进击的梦想家》中,李国庆也对该项目进行了宣传,并表示“早晚阅读”是最短三年多的时间。

记者发现,“早晚读书”的主体是“天津万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简称“天津万卷”)。根据工商资料,天津万娟的法定代表人是李国庆。其股东为刘浩宇,李国庆和唐宇。三人的捐款分别为2000万元,50万元和2950万元。换句话说,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仅为1%,大股东为唐浩。根据数据,唐浩与陕西当当电影公司的李国庆等公司有关。

工业界人士说,李和禹两人互相撕扯,客观上扩大了“早晚读书”的受欢迎程度,但李国庆和于禹的“无底线”也要撕裂。在一定程度上。文化产生的“早晨和晚上读书”具有负面影响。

此外,于瑜提到的“马名则”也引起了外界的关注。据公开资料显示,马明泽曾担任当当网助理总裁,无线业务部总经理,文化产业董事长。今天,他是水晶区块链技术(海南)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持有60%的股份,李国庆持有25%的股份。

(编辑器:DF5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