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国产冲刺 上海超级工厂年底将投入运营

国内新闻 浏览(911)

?

(原标题:特斯拉的国内短跑上海超级工厂将于今年年底投入运营)

10月21日,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林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能力是可控的。可以说已经准备就绪。目前,它需要产品认证和该国家批准手续,批准后可以开始对外销售。”该声明意味着国内特斯拉进入了最后冲刺。

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第一阶段(第一阶段)已于9月11日完成,并于10月15日进入调试阶段。10月21日,时代金融从特斯拉获悉,在初始阶段,特斯拉上海预计超级工厂3(超级工厂3)将设有冲压,喷漆,车身焊接和装配车间,并将于2019年底投入运营。但是,目前尚无国产的Model 3的具体时间信息。正式投产。

特斯拉还告诉Times Finance,与第一代弗里蒙特工厂相比,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布局和过程已完全简化。家用版本的Model 3将使用第二代生产线来优化生产效率,单位生产成本有望将Bitsla的Model 3生产线在美国工厂的成本降低50%。工厂建成后,初始阶段每周将生产约3,000辆Model 3电动汽车,全面投入运营后,年产量将攀升至500,000辆(该计划受到当地因素的影响,包括监管部门的批准和供应链条件) )。

特斯拉需要中国

去年7月,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理委员会和临港集团签署了一项协议。三个月后,它占领了土地,并在两个月后正式开始建设。主体结构的施工在150天内完成。8一个月后获得了第一份综合验收许可证。作为第一家外资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在中国的工厂即将降落。

这种批准和建设的速度正是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所期望的。早在2017年底,马斯克计划提高产能,并为Model 3设定了每周5,000辆的小型目标,但直到2018年4月,Model 3每周仅生产2,200辆。

为达到产能目标,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还临时建立了一个临时帐篷工厂,称为“ GA4”,以承担Model 3的最终组装工作的约20%。六月的每周产量最终突破了5,000辆。同年7月,马斯克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加利福尼亚弗里蒙特工厂的Model 3每周生产量最终增加到7,000辆。至此,特斯拉2018年的年产量达到35万,比2017年的12万增长了191%,这显然不是他的最终目标。

作为2018年全球新能源乘用车的冠军,特斯拉的年销量达到245,200。但是,由于缺乏生产能力,特斯拉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生产能力无法跟上交付速度。马斯克预测,今年的汽车交付量可能在360,000到40万之间,这意味着第四季度的交付量将至少达到105,000。上海工厂能否在年底投入生产将成为关键。

剧透的挑战

随着Model3国内版本的加速,新的国内力量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告诉时代金融,“它有两个方面。积极的作用是通过市场竞争使我们的国产品牌产品质量更高,更稳定。换句话说,它可以在产品技术中起主导作用;那么负面影响可能是竞争,因为特斯拉的产品相对成熟,可能会带给我们自己的电动汽车公司。压力很大。”

图片来源:特斯拉官方网站

目前,特斯拉带来的鱿鱼效应已经显现。在合资企业中,丰田从松下购买了50,000套特斯拉“相同”电池,并将其安装在卡罗拉和雷凌汽车上,以出售给中国。大众汽车还推出了可以与特斯拉Model 3竞争的车型。保时捷的第一款纯电动汽车Taycan也将在不久的将来正式推出。福特和通用汽车正在赶上汽车的电气化。

在新一代发电方面,位于第一梯队的蔚来,小鹏和魏玛汽车也在加紧升级。蔚来ES6,小鹏G3和魏玛EX5现在将其综合续航里程增加到400-500公里。在此区间内,但目前,市场对这些新力量的接受程度不高。

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公布的9月份上险数据显示,今年9月,特斯拉系列汽车共上险5936辆,而蔚来汽车的上险量为1972辆,不及特斯拉上险数的一半。此外小鹏汽车上险量为1483辆,威马汽车上险量为1331辆。可以预见,未来这些新势力将面临冲击,而蔚来就是排头兵。

根据特斯拉Model 3的产品定位,蔚来汽车ES6与其价格和定位相近,经常被拿来作对比。价格方面,ES6 基础版价格为35万,而Model 3国产版定价为32.8万(不带自动驾驶),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售价为37.7万元。虽然国产版性价比不及预期,但从销售情况看,国内消费者非常乐意买单,当前特斯拉官网显示进口版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已经售罄。

从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上看,特斯拉相对来说更健康。去年第三第四季度,特斯拉首次实现了连续两个季度的盈利。今年以来,特斯拉的交付量也一路上涨,第三季度共交付了9.7万辆,创下了单季度交付量新高,对该公司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Munro & Associates的工程公司在对Model 3进行拆解后总结称,Model 3的利润率高到令人震惊,甚至可能是目前市面上利润率最高的电动汽车,每款车型的利润率都超过了30%。

相比之下,蔚来第二季度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达32.9亿元。分析人士认为,这归因于ES6的第一批ES6和ES8所有者的终身免费交换和免费保修服务,以及该公司所有电站的“零收入”运行模式,这给公司带来了压力。资本水平。

这个寿命模型可以持续多长时间也是一个问题。 2017年,在现金流量紧张和盈利担忧的双重压力下,特斯拉终止了“终身免费充电”。服务的运营成本比充电桩管理高几个数量级。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威来将承担的电力成本无疑将继续增加。

因此,人们普遍认为,蔚来的“终身”服务与特斯拉相同。短期利润分享带来流量后,蔚来必须考虑利润问题。

随着特斯拉国内量产进入倒计时,各种外国品牌将蓄势待发,新势力将面临重大改组。 “在过去两年中,我一直说,最终将在市场上生存的新力量不会超过三个,特斯拉的国内生产将使时间缩短一年。”全国工商业汽车协会联合会秘书长曹鹤在金融时报上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