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盛相当于中国整个证券业!对标国际大行国内券商该如何破局

国内新闻 浏览(606)

(原标题:高盛相当于中国整个证券业!国内证券公司应该如何突破竞争?

随着对外开放步伐的不断加快,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格局已经进入“全面”阶段。中国资本市场已经与世界市场接轨。随着中国证券公司的退出和外国投资银行的进入,“爱与杀”的冲突也在出现。

日前,上海证券交易所会员部总经理焦凯出席了2019中国投资银行发展论坛,指出目前国内证券公司规模相对较小,尚未形成具有国际领先地位的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投资银行。证券公司的业务规模和国际影响力远远落后于欧美投资银行。

今年9月,中国证监会出台了《深化改革12条规则》,明确提出加快建设优质投资银行,鼓励中小证券公司开发自己独特的优质产品。中国证券公司与顶级国际投资银行的竞争还有多远?

资本缺口需要填补。

作为时间的朋友,这鸡汤对只有20多年历史的中国证券公司来说是非常亲密的。与老年人相比,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最明显的区别是资本的不同。

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131家证券公司总资产6.26万亿元,净资产1.89万亿元。131家境内证券公司本期实现营业收入2662.87亿元,净利润666.20亿元。

回顾国际顶级投资银行,例如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2018年底总资产为9317.96亿美元,净资产为917.53亿美元。实现总收入359.42亿美元,净利润104.59亿美元。根据2018年12月31日银行间外汇市场“1美元=6.8755元人民币”的中间价,仅高盛集团的资产规模和利润就超过了国内所有证券公司的总和。根据最新的三季度数据,高盛目前的总资产已达000亿美元。

仍然以高盛集团为例,该集团成立于1869年,已有150年的历史。高盛(Goldman Sachs)从票据业务开始,不断发展其投资银行业务,建立防御性收购品牌,成为20世纪70年代顶级国际投资银行之一。高盛从成立到成熟花了将近一百年的时间。

在国内券商“出海”的过程中,他们的业务能力和市场份额都比前期有了很大的进步。以华泰证券为例。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在英国发行后,该公司成为第一家被业界戏称为“天天不跌”的“汇丰”证券经纪公司。目前,华泰证券已获得英国市场交易商资格,在美国开设办事处,并在国际市场开展业务,但这与国际投资银行相比还远远不够。

华泰国际投资银行负责人孟陈展指出,与顶级国际投资银行相比,中国证券公司与顶级国际投资银行之间的差距主要在于它们的历史相对较短,尤其是在海外资本市场的历史沉淀、品牌意识、员工对当地市场的熟悉程度、与当地监管机构的沟通能力、市场影响力以及订单转化率等。仍然有很大的改进余地。然而,所有这些都需要不断积累,需要一个过程。“在海外资本市场,与一个多世纪以来顶级外资银行的积累相比,国内证券公司仍然难以匹敌,需要在各方面迎头赶上。”

事实上,100年的历史不容忽视。中国证券公司从企业文化、组织结构到激励机制、从商业模式到风险管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内证券公司和国际投资银行的基本面非常不同。首先,杠杆率非常不同。顶级国际投资银行的杠杆率相对较高,这将在各种业务中产生巨大差异,甚至在评估机制和激励机制上也是如此。充足的资金可以确保更多的创新和想法。根本原因是资本的差异。从允许债务管理到允许债务管理,从允许低杠杆管理到允许高杠杆管理,行为上有很大的不同。”华东一家上市证券公司总裁助理向中国记者介绍。

相比之下,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尽管国际投资银行的杠杆率有所下降,但目前的杠杆率仍然是10倍以上。结合国际投资银行混业经营的背景,银行投资银行的杠杆率相对较高,接近20倍。

从高盛近年的业务模式来看,除了保持投资银行和其他轻资产业务的优势外,该公司以机构客户服务为主要重点的重资产业务持续增长,2018年达到收入的37%,成为高盛最具特色的业务板块。商业模式改变的背后是高盛强大的资本支持。

在国内方面,随着近年来股票质押、融资融券等资本中介业务的兴起,国内证券公司的杠杆率有所提高,但仍不超过5倍。从2018年底的数据来看,中国主要上市证券公司的杠杆率基本保持在4倍左右,负债经营能力仍然不足。由于资金有限,国内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和投资等非渠道业务发展缓慢,创新业务不足,这反过来影响了中国投资银行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资本是中国证券公司的障碍。数百年来积累的净资本是无法比较的,而仅仅取决于时间和积累。在杠杆率严重不平等、双方净利润和净资产差异巨大的情况下,可用资金不在同一水平上。”一位高级经纪人笑着说,“对比杠杆的4倍和10倍或20倍,就像用小米加步枪对付飞机大炮一样。”

民生证券董事长冯赫连指出,要保持投资银行的发展,必须稳步提高资本规模。规模是提高投资银行综合实力的有效途径。中国投资银行可以通过引入战略股东、并购、重组或再融资以及增加资本投资来提高资产规模。同时,他们能够掌握自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形成良好的可持续经营和盈利能力。

抓住“最聪明”的投资银行家

作为最典型的智力密集型行业,人的因素永远是投资银行乃至证券业的第一位。投资银行提供专业的金融服务,当中国证券公司走向海外与顶级国际投资银行竞争时,专业精神的考虑成为重中之重。

提到顶级国际投资银行的“银行家”,业内的刻板印象给它们贴上了许多标签:“精英”、“专业”、“自律”、“高效”和“准确”,仅举几例。然而,与中国自谦的“搬砖头的农民工”相比,他们的直接感受似乎有所不同。

“员工的素质还有一定的差距。顶级国际投资银行通常雇佣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评估机制很残酷。”一位与高盛关系密切的商业人士指出,大多数国际投资银行都采用“升或降”的竞争机制,以保持精英人才团队向前发展。

香港投资银行家丁路遥也指出,投资银行最终是人为因素。对于国际投资银行来说,国内证券公司在企业文化、薪酬水平和激励机制等方面还有待提高。

对于中国证券公司来说,重视人才储备和团队建设也是一个普遍的事实。引进高素质人才与国际投资银行之间的人才流动同等重要,除了依靠国内外高校不断输出高素质金融专业学生来补充“新血液”之外。据CICC内部人士透露,该公司每年都有大量来自国际知名投资银行的员工,也有一些优秀员工选择去国际投资银行。这种双向人才流动不是传统的“人往高处走”的想象,而是良性互动。

华泰国际投资银行行长孟陈展表示,投资银行业务的核心是向客户提供有价值的建议。员工的知识构成和过去的经验需要足够丰富,创新思维需要加强。“国际投资银行是‘一萝卜一坑’,非常擅长自己的专业领域,而国内投资银行习惯于提供一站式服务。”孟占臣表示,专注于某个领域有利于专业水平的提高,但这需要公司内所有业务线之间高度的协调,而考验的是公司的管理水平。

另一家上海证券公司负责人指出,中国证券公司的员工大多在本地接受培训,在管理和业务拓展方面与国际投资银行存在差异。很少有人才植根于中国证券公司的管理文化,了解国际投资银行的运作。然而,在开展海外业务时,由于文化背景、商业习惯等限制,中国证券公司更难在本地招聘到合适的人才,一些从海外子公司获得的优秀人才甚至流失。就国际人才队伍建设而言,中国证券公司的人才储备尚未形成,这也是制约中国证券公司海外业务的因素之一。

在讨论金融专业人才的补充时,出现了另一个问题:虽然国内投资银行的薪酬水平已经属于国内环境的第一梯队水平,但与国际市场仍有差距。从中国证券公司在香港甚至国际市场的雇员情况比较中,这是显而易见的。

根据最新的季度报告,高盛员工2019年前9个月的平均收入为242,200美元,这是多年工资下降后的最低标准。然而,据中国证券公司记者此前对国内上市证券公司2018年数据的统计,只有中信证券、海通证券等少数券商高管的平均薪酬超过50万元,而一些国有上市证券公司的平均薪酬只有20万至30万元。

2010年,中信出版社推出的《高盛帝国》曾在国内投资银行界广受欢迎。它最初的英文标题是“合伙”,意思是合伙。高盛不仅有持有股份的合伙人,而且非合伙人也有望参与各种员工激励计划。与国内证券公司相比,由于大量国有证券公司的存在以及监管部门对证券从业人员炒股禁令的重叠,国内证券从业人员很难实施持股计划。虽然有迹象表明在不久的将来会打开大门,但发射强度仍需观察。

当然,高盛的成功并不完全是由于其合伙关系,高盛在1998年重组为股份有限公司。然而,其灵活高效的管理、传奇式的合作伙伴和各种各样的激励机制在过去100年中为高盛的成功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据上述与高盛关系密切的商界人士称,大多数国际投资银行都设计了适合各种社会的相对完整的知识库,包含各种类型的解决方案,并建立了全球响应机制,通过论坛提问等方式互相帮助。“这也是一种企业文化。每个人都为成为顶级投资银行的一员而自豪。”

金融技术将打破银行的方向

回到最初的问题,我们如何在不久的将来建立中国最大的国际投资银行?

从高盛(Goldman Sachs)和美林(Merrill Lynch)等投资银行的发展历史来看,行业并购是国际投资银行不断扩大实力的唯一途径。然而,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下,雷曼兄弟的破产反而为野村证券整合其亚洲业务创造了机会。

在交易所,一些领先的证券交易商向记者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进行大规模的市场整合,首先要实现顶级投资银行的规模。根据地区分布和所有制结构,国内领先证券公司的整合将直接提升中国证券公司在世界上的地位。然而,他也承认,由于各种实际问题,总经纪人的相互融合在短期内没有实现的空间。

如果要与顶级国际投资银行竞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么似乎还有另一种方式可以重新审视“鼓励中小证券公司开发与众不同的优质产品”的“12点深度改革”政策。

除了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美林等国际综合证券公司之外,精品银行也是近年来投资银行业的一支新生力量。与综合性证券公司相比,Evercore和Lazard等精品投资银行更注重某一领域的商机,其业务内容主要是提供并购咨询,这相对较轻,但要求较高的专业要求。

无论是“大而全”还是“小而美”,中国证券公司都还没有突破与国际投资银行的竞争,尤其是在国际竞争正在进行时。其中,金融科技可能成为中国证券公司的重要参考。

根据安森证券的研究,摩根士丹利早在1994年就建立了一个“股权交易实验室”,专门从事股权产品自动交易平台的设计和建设。2008年,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蒙特利尔建立了一个技术中心,约有1200名技术人员专注于低延迟和高性能电子交易、云计算、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用户终端等技术的研究,并成立了技术业务开发和技术创新办公室。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透露,该公司将每年投资40亿美元在金融技术上。

2016年,高盛在其年度报告中提到,技术是业务发展的“中心点”。近年来,高盛定期举办“高盛科技与互联网会议”,与苹果等科技公司频繁互动。在科技投资方面,高盛2018年科技和通信支出10.23亿美元,同比增长14%。此外,高盛通过其私募股权部门,不断增加对金融科技企业的战略投资,加强其在区块链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

总之,金融技术的广泛分布使国际投资银行能够在零售业务和财富管理的转型中向前迈出一步。这种国内证券公司已经开始了类似的思考,例如,CICC和腾讯联合成立了一家科技子公司,银河证券使用了“在线银河”等口号。然而,就资本投资而言,国内证券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科鲁兹加油无力提不起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