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玲:新中国周边外交70年继承与创新

热点专题 浏览(898)

?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 “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中国越来越接近国际舞台的中心,世界正在经历“一百年来的重大变化”。在这个历史关头,回顾新中国外交70年的历史,重要的是了解和把握中国与现代国际体系的相互作用,了解中国在不断发展的历史地位,国家利益和国际责任。新时代的国际体系。意义。

中国周边是大国与利益战略博弈最紧密交织的地区,也是大国外交中国特色最突出的地区。因此,外围外交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和分析样本。我们可以方便地回顾和解释70年来的外交进程,进行更深入的学术研究,并思考中国外交在继承和发展中的内在性。逻辑和基本动机。

系统视图,安全概念和订单视图

自新中国成立70年来,周围的外交从观念和实践上反映了时代的不同特征。它具有内在的继承性和生动的创新性。从制度,安全和秩序的角度,我们可以观察到新中国成立以来不同时期周边的外交思想和实践。 “和谐与差异”,“和平共处”和“审议与合作”是新中国外围地区的基本制度观,安全理念和秩序观。它们在外交概念和规范体系中具有基本的地位和继承特征。

系统观点是对周围国际体系的认识,包括外围国家在中国总体外交和总体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和谐与差异”的概念认为,国际体系由不同的单位组成,各个单位相互联系。在互动中只能实现适度的行为,共同的准则和原则,才能实现共同发展和共同发展。在系统中实现和谐。

安全概念是我对周边安全利益以及如何维护和促进周边安全的一种认识。 “和平共处”安全概念体现了国家之间,特别是不同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之间的共存和互动方式,是在“和谐与差异”制度概念的照顾下,即如何做到“协调与维护”不同。各方利益,促进制度全面和谐,增进共同利益;“和平共处”是国家安全与制度安全的协调统一。

顺序的概念是管理周围系统的构建和维护的原则和规则的基本视图。秩序的“协商与合作”概念是指主权原则是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是弱化思想冲突,大小国家相互尊重,相互照顾,协商一致,建立系统秩序的基本原则。基于共同利益和高度包容性。

以上概念在指导中国外交通行实践的同时,具有杰出的中国哲学和东亚文化传统,并在周围的外交实践中得到最充分的体现。

在对中国周边外交研究进行回顾和归纳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探讨了中国周边外交的逻辑机制和发展。通过对系统,安全性和秩序的分析,我们可以从总体答案中得出70年的答案。如何对待和定位周围的系统,如何定义和促进国家安全和周围的安全,以及如何维护周围的政治安全和经济秩序;我们过去70年来一直遵循的相关概念和主要规范是如何被传承和发展的,它们在实践中是如何实现的?前进,两国之间的双向互动取得了哪些重大创新和突破。

“和谐与差异”,“和平共处”,“协商与合作”是新中国外围的基本制度观,安全观和秩序观。尽管不同时期的外围外交受到当时国际体系结构和国内政治进程的影响。冲击下,不乏偏见表现,出现了一些曲折,但总的来说,在大发展趋势下仍然表现出很强的一致性和鲜明的继承性。

继承,创新和贡献

中国的外围外交在继承了上述基础和基本概念的同时,表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在不同的时间,特别是在几个关键的历史节点上,提出了一些重大的创新思想并产生了系统性影响。创新做法。如上所述,外围外交受到国际体系结构和国内政治进程的影响。但是,创新的动力主要是内生的,从意识形态的解放,主要是对中国与国际和外围制度之间关系的反思和重建。创新能力来自交流,学习和互动实践,即中国与国际和外围系统的互动。创新有三个重要的时间节点:第一,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第二,冷战结束,第三,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1970年代后期,邓小平领导了“关于真理标准的伟大讨论”,引发了当代中国历史上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开辟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国把经济建设作为国家发展的中心任务,以此为出发点来反思和重建中国与国际体系的关系,开始了从体制外的革命国家到内部的建设性国家的历史转型。系统。此时,中国外交的指导思想和目标已经改变。除了坚决维护国家的独立,主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外,它还为国内改革和经济建设特别是周边环境提供了更加稳定和有利的国际环境。中国外交的根本战略目标。因此,中国的“和而不同”的制度观已显示出更大的包容性,并开始致力于建立更加平衡的外交关系。在安全观念上,维护和促进经济发展已逐渐成为国家安全的应有之义。在秩序概念上,中国已成为当前秩序的维护者和建设者,并已开始“加强与联合国的合作,广泛参与多边经济”。在社会领域的活动和解决区域争端。在这一时期具有系统影响力的创新外交做法包括签署中日和平与友好条约,以及中美建交。

冷战结束后,面临国际体系结构变化和西方对华制裁与孤立,中国保持战略定力,以冷静务实的态度审视和构建中国与国际体系的关系,有所为,有所不为。在继续坚持“和而不同”、“和平共处”和“协商合作”的基础上,坚定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抓住机遇,发展自己;以睦邻外交作为突破口和先行区,建立了全方位对外开放和互利合作的格局。

20世纪90年代以来,周边外交成为中国外交创新的亮点。中国同周边所有国家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同邻国在解决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上取得了重大进展。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周边地区合作进程的不断发展,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经济与安全利益不断融合,逐步形成构建“东亚共同体”等地区共同体意识。中国还在积极参与并主动构建地区多边经济和安全合作的实践中,成为地区多边秩序的维护者和塑造者。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中国综合实力和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与国际体系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不仅仅是国际体系的建设者和改良者,也是演进中的国际体系的塑造者和引领者,需要承担更大更多的国际责任、国际义务和国际担当。在中国强起来的过程中,国际战略和经济重心不断向中国周边转移,周边的战略重要性进一步凸显,周边外交成为中国外交的优先方向,也是中国外交创新理念与实践的先行先试区域。周边外交围绕体系、安全、秩序三条主线展开,在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周边体系,构建发展和安全互为支撑、相互促进的新型亚洲安全,以及积极推动和引领地区多边主义理念和实践创新,塑造周边安全和经济秩序等方面,均取得了积极进展和重大突破。共建“一带一路”和倡议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是其中的范例。中国对维护和促进周边乃至全球稳定和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为国际社会所公认。

回顾70年周边外交的发展历程,是为了更好地理解当下,把握未来。70年来,周边外交所依托的基本体系观、安全观和秩序观,深深根植于中国哲学和传统文化,推动睦邻外交不断扩大发展,中国与周边、中国与世界不断实现利益交融、安全相系、命运相连。70年来,中国也在持续学习和反思中创新外交思维与外交实践,从周边和国际体系中的外来者、融入者和参与者,成为体系建设的贡献者和体系演进的塑造者与引领者。在大变局的历史关头,在前所未有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我们更要保持战略定力,以更加冷静的态度和更加务实的精神,深化中国与周边的共同安全与共同发展,在命运共同体建设中,与周边国家共同参与和推进国际体系变革进程,维护体系平衡与可持续发展。

(魏玲,外交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摘自《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9年第5期)

(责编:贾文婷、杨牧)